驻德大使:中国人很奇怪德国人连个机场也建不好
分类:365bet吧 热度:

  近日,史明德大使接受《柏林晨邮报》“周日散步”栏目专访。史大使结合个人工作经历,与该报资深记者施托滕贝格就中德关系、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及中国的人权状况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4月28日,《柏林晨邮报》以整版篇幅刊登对史大使的专访报道(采访全文如下)。

  《柏林晨邮报》系德国施普林格媒体集团旗下最重要的日报之一,发行量近12万份,读者逾35万人。

  《柏林晨邮报》资深记者施托滕贝格

  专访史明德大使报道译文

  《柏林散步访谈》是《柏林晨邮报》周日访谈系列报道。记者采访的都是有一定影响的人士。本期采访对象是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

  中国大使官邸位于柏林格吕内瓦尔德区的俾斯麦大街上。官邸车库内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七系轿车。这是一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纪念版轿车,全球限量100部。该车的特别之处是融合了德国尖端技术与中国式设计,车身上的龙纹图案及米色真皮座椅上的红色汉字彰显中国特色。中、德元素的完美结合恰好符合半年前出任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的审美观。史大使一生都与德国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甚至体现在他的名字里,“明德”的“德”字有“德国”的意思。史大使微笑着补充说:“‘德’字在汉语中还有‘美德’的意思,德国也就是有美德的国家。”大使的这一欢迎辞令人愉悦,尽管德国现在是否仍保持其美德值得探讨。

  史大使是一位非常抢手的采访对象。由于他的日程繁忙,所以我们相约很早在他的官邸共进早餐。走进官邸高大的铁艺大门,穿过宽敞的前院,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幢黄色长条型三层楼建筑,不禁让人想起过去勃兰登堡州有身份人的住宅,但这幢楼并没有什么辉煌历史。“我们很想买下它,可惜这幢房子由多人继承,所以有些困难。”史大使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谈成这笔买卖。

  史大使的德语堪称完美,这要感谢毛泽东的战友、充满传奇色彩的周恩来。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需要培养一批熟练掌握外语的外交官,周向毛提议建立一批外语学校。1964年,史明德进入北京的一所外语学校就读,那年他9岁。 “我从那时开始学习德语,并结识了夫人徐静华,我们是同班同学,从那时起就没再分开……”两年后,文化大革命爆发,中国社会陷入混乱,学校被关闭。整整一年的时间,史明德和徐静华根本不用学习。17岁那年,史明德获得前往东柏林进修日耳曼语言文学的资格。

  “上世纪70年代初,民主德国是当时最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争相效仿的典范。由于中国与苏联关系复杂,与民德政府的关系也很困难。苏联不满中国开始实施改革,指责中国搞资本主义复辟。在邓小平领导下,中国人民认识到,纯计划经济难以为继。此外,中国人民一直认为德国的分裂是不合情理的。一个国家不该分裂成一个社会主义的民主德国和一个资本主义的联邦德国。”

  1976年,史明德走上外交岗位,他第一次常驻便是在中国驻东德使馆。两德统一对他来说并非完全出乎意料。1989年,已是使馆二等秘书的史明德亲历了柏林墙倒塌的历史时刻。回忆这段往事,史大使说:“根据我们当时的分析,东德一直走下坡路。但两德最终实现统一的速度之快还是让我们感到意外。”

  史大使或许是世界上唯一懂得养猪的大使。文革期间,史明德与当时中国其他外交官一样,下乡接受了近一年的“无产阶级改造”。1976年,他被分配到一个公社负责喂猪。史大使回忆说:“那时生活很艰难,但也是一段有趣的经历。”“说到文革,今天的中国人如何评价毛泽东?他的大幅头像至今仍悬挂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熠熠生辉。”大使回答说:“毛泽东为中国立下了丰功伟绩。他建立了独立自主的新中国,理应受到尊重和肯定。但由于对国家经济建设经验不足,毛泽东犯过一些严重的错误。这也是今天对他褒贬不一的原因。”

  我们回到当前的话题。史大使夫妇准备了一桌“中德合璧”的丰盛早餐,既有德式的果酱、奶酪和香肠,也有中式的春卷、包子和馄饨汤,并佐以咖啡、茶、牛奶和橙汁。我承认,刚开始对这些东方美食还有些犹豫,品尝之后发现味道确实好极了。美食为继续谈话打下了良好基础,谈话中我们没有回避棘手问题。

  史大使认为,当前中德关系发展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从经济层面看,两国关系欣欣向荣,蓬勃发展。从政治和道义层面看,既有积极的一面,也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上一篇: 贵州一家酒厂经理在重庆伪造政府批文被捕 下一篇: 广东罗浮山遭雷击受伤游客情况稳定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