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震后重建因追赶工期致学校地基下陷
分类:365bet吧 热度:

永昌中学。下午放学后,两位女生在教学楼的走廊上看书交谈。

永昌中学。下午放学后,两位女生在教学楼的走廊上看书交谈。

永昌小学。下午放学后,在运动场上打篮球的教职工

永昌小学。下午放学后,在运动场上打篮球的教职工

擂鼓八一中学,生物老师王刚正在给8年10班的学生上课。根据课堂改革的安排,学生采取方阵式排位,四桌8人一组,以便有更多的交流和合作机会。

  擂鼓八一中学,生物老师王刚正在给8年10班的学生上课。根据课堂改革的安排,学生采取方阵式排位,四桌8人一组,以便有更多的交流和合作机会。

永昌小学副校长兼教务主任杨林抱着一叠数学检测卷,准备给六年级的学生上课。

永昌小学副校长兼教务主任杨林抱着一叠数学检测卷,准备给六年级的学生上课。

  本报记者 王静 陈逸航 北川报道    

  永昌小学教学楼的走廊上,副校长杨林斜着肩,他已经习惯吃力但快速地行走。长期劳顿,他腰上落下病根。“这里是全世界关注的中心,你不做点事情行么?”

  新北川县城的中小学,在震后的5年,共同面对了接踵而至的挑战:师生心理重建、道德教育强化,随关注度而来的教育行政化,生源分化和不足引发的生源大战,课改探索的不断尝试与分歧,校舍后续运营费用难题。

  2008-2010:抚痛

  “在帐篷学校的时候,师生几乎都没缓过神来,稍微清醒时也只感觉到心直痛,那时家长由于各种原因,愿意让孩子跟着老师,觉得比较安全。”永昌中学副校长赵静说。

  2008年,北川县将灾前的86所中小学、幼儿园规划整合为40所。23个项目异地重建,17个项目原址重建。其中,山东援建23所学校、社会捐建4所、山东承建1所、北川自建12所。2010年9月1日,新北川的校舍全部交付使用。

  “从帐篷学校和板房中搬回新校区,心里渐渐有了根。”永昌中学一老师说。学校还需要让社区觉得安全,比如擂鼓中学八一教学楼由济南军区投资,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深圳分院进行总体规划。修建期间,学校对居民开放,擂鼓镇居民可以随时进来监督施工过程和所用材质。

  新校舍大都设计精良,统一按8级抗震,9度设防处理,有抗震措施完善的教学楼、宽阔的操场和塑胶跑道,校园区域划分明晰,绿树成阴。

  但校园中依然弥漫着悲凉:这里随处可见坐着轮椅,拄着拐杖的学生;老师所背负悲痛和压力,也时常挂在脸上无力掩饰。

  痛感最强的一群人,是在地震中失去子女的老师们。

  “我记得一次课前准备时,一位女老师突然靠在我的肩头上不可抑制地哭泣,她望着天对我说:‘你看天上那颗星星,会不会是,我女儿变的?’”赵静说。永昌中学是由震前北川中学的初中部分离而出,这里的老师大多家住老北川,亲属伤亡惨重。

  在新北川,有过类似心理历程的老师还有很多。永昌小学一位老师在地震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由于工作原因,他每天必须面对和爱子年龄相仿的孩子们。一天下午,他终于情绪失控,离校出走,到处疯狂寻找自己的小孩。为了避免他太伤心,市教育局把他调到市教育局维稳办上班。

  “回新校舍,所有工作流程才开始规范运作起来,规章重新制定,大家开始按部就班地工作,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那个阶段,互相搀扶着活下去,共同面对心理困境是最大的难点,教学任务排在了其次。”赵静说。

  各种心理辅导团队随之入驻北川的新校区。他们在帐篷学校和住板房期间,一直没有放弃对师生的心理疏导。除此之外,他们开始着手培训老师,为校园长期的心理疏导储备人才。

上一篇: 环保部明年将推皮革业更严厉排污标准 下一篇: 我国家禽业因禽流感损失超400亿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