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未划定海上国境线 东经124度成敏感海域
分类:365bet吧 热度:

  早报记者 权义 发自北京

  中朝“灰色”海域风波再起。

  本月5日,辽宁大连一编号“辽普渔25222”的渔船在中国海域被朝鲜巡逻艇拦截后押往朝鲜海域,船上共有船员16人。对方限船主在19日12时之前,向丹东一公司支付60万元费用。逾期不交钱,朝方将没收船只,遣返船员。

  昨天中午,即朝鲜方面给出的最后时限前,被扣中国渔船船主于学君向记者证实,他已接到对方七八次索要“赎金”的电话,最后一次通话在5月18日。

  “(对)16名船员生命安全实在是担忧。”于学君在电话中反复说道,非常忧虑。于学君表示,他已向辽宁省海警总队一支队报警,也向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寻求领事保护。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昨天证实,大连市个体渔船“辽普渔25222”号被朝方抓扣。5月10日,船主于学君向使馆电话求助。使馆立即向朝鲜外务省领事局提出交涉,要求朝方尽快放船、放人和切实保障我被扣船员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交涉情况已告知船主,正敦促朝方尽快妥善处理。

  截止到昨晚记者发稿时,于学君尚未收到进一步消息。

  16名船员失联两周

  于学君提供的资料显示,被扣的16名船员分别来自辽宁、黑龙江、内蒙古和湖北,船长叫姚国治。“辽普渔25222”与“辽普渔25221”是一对双拖网渔船,每艘渔船为340吨。姚国治与姚国峰兄弟二人分别负责两条渔船的海上作业。

  于学君告诉记者,两条渔船5月2日离开大连湾渔港到深海捕鱼,预计25天左右返回港口,其间是白天生产作业捕捞面条鱼,晚上在作业的海域休息。两条船最后一次联系的时间是5月5日夜间10时许,当时“辽普渔25222”所在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3分500、北纬38度18分。一个小时之后,“辽普渔25222”失去了联络。“当时两条渔船的距离也就是300米左右。”于学君说。

  “辽普渔25221”船开始在作业海域附近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5月6日凌晨4时左右,一条丹东籍木质船船员称,看到了“辽普渔25222”被朝鲜巡逻艇带走,向东航行。事发海域向东,即是朝鲜海域。

  5月7日晚7时许,于学君第一次接到朝鲜方面的电话,对方使用的是卫星电话,号码显示为13492269515。“朝鲜方面称‘辽普渔25222’驶入了朝鲜海域,并要求我给丹东的一个公司支付120万元人民币,船只和船员才能返回。”于学君说。

  由于朝鲜方面的中文不好,被扣的“辽普渔25222”的船长姚国治以转述信息的方式得以与于学君通话。于称,姚国治在电话中告诉他,扣押该船的是朝鲜189艇队一艘机械船,十来名朝鲜人携带枪支扣留了渔船。

  于学君告诉记者,自从船只被扣押后,朝鲜方面已经多次与其联系,赎金从120万元人民币降至60万元,给出的最后期限是5月19日中午12时,逾期不交钱,朝方将没收船只,遣返船员。

  “我没有这么多钱支付费用,船上的物资如果没有被抢走,还可以维持四五天。”于学君称。不过,距离中国渔船被劫持,已经整整14天。

  于学君称,事发后,他已经向辽宁省海警总队一支队、大连湾边防派出所报警。辽宁省海警总队一支队一负责人证实了该消息,但并没有透露任何案情。据南方都市报消息,中国公安系统方面已经向朝方发函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扣船员、船只。

  敏感的“东经124度”

  “辽普渔25222”船主于学君称,渔船最后联络的位置为东经123度53分500、北纬38度18分。

  按照于学君所说的位置,这一带是中国的传统渔场,海底是沙滩,一种叫做“面条鱼”的鱼类比较多,双拖船多在这附近作业生产。渔船在中国的海域作业被扣押,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另外,渔船是在夜间被朝方人员扣押,渔船在夜间并未捕捞作业。

  然而事实上,中朝双方并未划定明确海上国境线。朝鲜于1977年6月21日发布政令,宣布建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专属经济区水域从领海基线起至200海里,在不能划200海里的水域则划至海洋中间线。这一范围并没有得到中国的认可。

  当地渔民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始,这片海域变得“敏感”起来,朝方的执法船舰会停留在“内部控制线”朝方一侧观测中方渔船的作业。“内部控制线”为东经124度,这是渔民们口口相传的界线,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

  一方面是朝中海域边界未明的历史现实,一方面是打鱼谋生的生存需求。在中朝的“灰色”海域,已经形成由中国边贸“中间人”与朝鲜军人共同管理的潜规则。

上一篇: 我国1/10中西部农村学生每天仅吃一两顿饭 下一篇: 食药监总局收回17个保健食品违法广告批准文号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